雞。

雞雞本人。

The cellist of Sarajevo

Ian問戰爭能不能被遏止。
我說不行。
因為戰爭就是人類開始的,那當然就也不會有什麼被制止的可能。
除非輸得慘痛,不然有哪個人是放棄戰爭的?
然而這個慘痛不是遏止。
那是以暴制暴而已。
這個世界的怨恨總是錯綜複雜,每個人都在忙著報仇,也忙著防範自己被報仇。
即使你以為自己不怨恨人,也總有人怨恨你。
即使你好像沒有與人結怨,也總有人厭惡你。
戰爭這回事就是很大很大的冤冤相報,可是不會有人問何時了。
有反戰歌曲、反戰文學、反戰運動⋯⋯很多很多,可是這些又怎樣?
那些開始戰爭的人看得到嗎?
他們知道嗎?
事實是他們並不知道。
我承認他們的努力,也佩服他們的才華,更感謝他們給予當時人們的希望。
但這些並不能代表什麼。
這些沒辦法阻止戰爭。